但是我不想講「香港已死」這樣的話,我對漁村是懷揣希望的。state of waiting的確苦悶又有很多煎熬,但「見字讀書,見字飲水」不是什麼場面話。搞好身體搞好知識儲備,中共想在這片土地做長線教育還是很難。

Follow

@chucaocao 口裹不想承認已經改變這時實,但是仍然要面對所發生的事。希望仍然要有,行動更加重要。死裹重新,學習更為重要。更困難的事,都終要面對同挑戰。

· · Web · 0 · 0 · 0
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
MING CHAN's Mastodon

This server only have the owner using.